华佑医疗戒毒医院热线
4001-789-888
全国服务热线
华佑微信公众号 华佑医疗集团微博

心理治疗师眼中的精神病院(上)

新闻中心 
2021-11-14
阅读:
作者:大佑

  提到精神病院,你会想到什么?是否是像奥斯卡获奖影片《穿越疯人院》刻画的那样,晦暗冷调且人性泯灭?

  

 

  还是会想到《禁闭岛》中像监狱一样,把病人一个一个关起来,暗无天日?

  

 

  亦或是想到精神病人应该得到最好的照料,使之精神愉悦,所以应该享受度假般怡人的风景和优质的服务?

  

 

  不,都不是,实际上的精神病院是这样子的……

  以下图片来自华佑医疗西安新城康德医院

  

 

  安静的书法课堂

  

 

  悠闲自在的棋牌游戏

  甚至还有意想不到的K歌活动,是的,你没看错,这里是集团旗下华佑医疗所属西安新城康德医院精神心理科病区

  

 

  还有文艺范儿的非洲手鼓,对,精神专科医院也可以这么有趣!

  

 

  然而,以上我们想到的或者是想不到的样子,确实是精神病院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曾经拥有或正在拥有的样子。让人们好奇又恐惧的精神病院,也像一个孩子一样经历了自己漫长的发展历史。

  在17-18世纪的古代欧洲,人们曾以为精神病人是受到了魔鬼的侵扰,属于异类,常常以歧视的眼光看待精神病患者。那时,“医治”精神病患者最常见的手段就是所谓的“躯魔”:用捆绑或鞭笞病人的方式来躯逐想象中的魔鬼。

  更有甚者,会以更加残酷的方式对待女性病人—对她们严刑逼供,使她们在长时间生不如死的酷刑逼供下,被迫承认自己是“女巫”,最后将她们烧死或者绞死。因此,在医学的暗黑时代,患上精神病所要承受的痛苦超乎想象。

  英国最古老的精神病机构是位于伦敦的伯利恒皇家医院,建立于1247年,当时的人称之为圣玛利亚伯利恒(St. Mary of Bethlehem)医院,后俗称为“贝德兰姆”(Bedlam)。这家医院最初是宗教组织下属的一个修道院。作为世界上最早收治精神病患的医院,伯利恒皇家医院曾享有盛名,但同时这家医院也曾因为对待精神病人的异常残酷而臭名昭著,以致“贝德兰姆”这词在英语中竟延伸为“可怕的精神病院”的同义语。

  不仅仅英国有这样的医院,法国巴黎臭名昭著的“总医院”也是精神病人噩梦所在的地方。16至17世纪的欧洲,战争、大屠杀、恐怖事件还有瘟疫等,把社会搅得一片混乱。统治阶级感到,要维持自己的绝对权力,唯一的办法就是要使社会保持稳定和秩序。法国就曾制定并实施了一套系统的维持稳定的办法。1656年4月27日,法国国王颁布诏书,提出要在巴黎建立“总医院”,来清除街头流浪的穷人和其他闲散之人。

  结果,在那所谓的“大禁闭时期”中,精神病人和穷人、乞丐、罪犯、妓女、老年人、慢性病人、失业青年等,都被扫荡进这一新型的“总医院”里,精神病人大约占十分之一,是最有可能要无限期地被“禁闭”在那里的人。

  然而,关键在于这个医院并不是一所医疗机构。实际上,这里共收容了6000人之多,可是仅配备一名医生。据一些参观过这类机构的人记录说,被禁闭在“总医院”的单人牢房里的精神病人,房门终日紧闭,门旁只有一个小洞口透光,门上安了铁条或窗板,食物就通过洞口的铁条送进去。病人的全部家具陈设往往就只有一条草垫。病人躺下时,头、脚和身体都紧贴着墙,入睡时浸泡在墙壁上渗出的水中。

  在“总医院”所属下的萨尔佩特里埃里医院,精神病人的住处是与阴沟同等高度的牢房,阴暗潮湿的环境中,病人常常遭到一群群巨鼠的袭击,有的病人的脸、手、脚都被老鼠咬伤。这些病人通常还被铁链锁在墙上或床上,脖子上还套着链条,被锁在天花板或地板上的铁棒上。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种不能忍的感觉?生命无贵贱之分,即便是生病了,何须遭受如此非人的对待?我们接着往下看,曙光即将出现:总有一些温暖的人,在暗夜中拯救那些遭受痛苦的生命。

  随后,精神病患者所遭受的极为不人道的待遇引起一些人的注意。逐渐,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呼吁社会关注精神病患者的处境,并倡议制定法案保护精神病患的正当权利,但最初均未达到有效的作用。直到一个叫做菲利普皮内尔的人勇敢地站出来,才使得情况得到了转变。

  菲利普皮内尔,出生于法国南部的塔恩省的一个乡村家庭。1772年,皮内尔在图卢兹医学院得到博士学位之后,去著名的蒙彼利埃大学深造了五年,于1778年来到巴黎。四年后,皮内尔成为隶属于“总医院”系统的比塞特医院的医生。

  经过多年的医学专业学习以及自己的观察和思考,皮内尔确信精神病人是确实是患有某种疾病,而不是人们以为的“异端”,更不是因为“魔鬼”附身。并且,皮内尔已认识到,这些病人的病很有可能是因为受到其自身病变和外界压力的诸多因素导致的。于是,他尝试设法使这些可怜的患病者摆脱锁链的束缚。

  18世纪中晚期正是法国“恐怖统治”的最高潮。此时,大革命中激进的政治家乔治库东(George Couthon)负责着人犯和医院的管理。库东素以严厉闻名,他在发表演说时,曾要求“杀绝共和国的一切敌人”。

  然而,皮内尔不顾个人安危,勇敢地去面见库东,要求进行一项治疗精神病人的医学实验。皮内尔不是不知道一旦实验失败,在当时的局势下,或许会被看成一项政治阴谋,进而可能威胁到皮内尔自己的性命。然而,恐惧并没有战胜皮内尔的坚定信念,他带着对精神病人最深的怜悯,开启着一场堪称伟大的革命。

  随后,库东跟着皮内尔去查看了精神病人所待的牢房,了解到其中一些的失常者已经禁足在此三四十年之久,库东不无惊异地问皮内尔:“公民,你寻求解放这些‘牲畜’该不是疯了吧?”皮内尔镇静地回答说:“公民,我确信这些人之所以难以驾驭,是因为他们被剥夺了呼吸新鲜空气和享受自由的权利。”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一定程度上被眼前这名医生的言辞打动,库东批准了治疗的实验:“那好,对于他们,你喜欢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但他也随即警告说:“不过我担心你可能成为你自己所提出的假设的牺牲品。”

  1793年,皮内尔在比塞特医院对部分精神病人进行心理治疗的实验,经过了一年的努力,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治疗效果。最终,该实验中的大部分病人都被证明恢复了健康并予以释放。少部分病人在治疗中病情有了足够的改善,也解除了镣铐,获得了肢体活动的自由。还有一部分病人,特别是具有攻击性的病人,虽然还得监禁控制,但是也得到了较之当初更为人道的对待。

  在这一项工作中,皮内尔为自己与精神病人的感情交流而感到极大的愉快。他感触颇深地说:“我在其他地方都看不到有谁会比大多数有幸处于康复阶段的精神病人更值得令人爱,更加温和,更充满情感。”皮内尔在比塞特医院的成功,使他有了更大的信心,开始在其他医院推广他的治疗方法。皮内尔可谓是最早的心理治疗师,他怀揣着一颗温暖的心对精神病人所做的开拓工作,极大地激励了当时欧洲各国的进步人士为精神病人争取人道待遇而做出各种努力。

  经过无数人的努力,精神病院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站在起点的皮内尔,在高压的政治环境下带着最深的关怀勇敢的走出第一步,这种关怀和勇气,本就是心理工作者为精神病人的康复给与的最大支撑。

  本文来自:华佑医疗 西安新城康德医院、马冰



新城区区长王征一行到西安华佑医院调研

各位领导参观视察后与院长亲切合影 2019年6月26日下午,新城区区长王征,常务副区长、区禁毒委主任齐海兵,区政法委书记...

了解更多

联合国国际麻管局副主席郝伟教授莅临华佑督导培训医护工作

2019年5月19日,联合国国际麻管局第一副主席、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主席郝伟教授莅临华佑医疗集团,开展了为期两天的工...

了解更多

关于禁止各院收治公安部近期通缉相关在逃人员的通知

2019年11月5日,公安部公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20名重大黑恶在逃人员名单。 根据集团要求,各地医院禁止收治名单内相关人...

了解更多